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体生活
“春雨计划”专栏之十八 | 纠纷一次性解决理念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理中的运用 ——以民事责任竞合为研究视角
  发布时间:2020-03-25 17:12:03 打印 字号: | |

 作者简介

史慧,女,新沂法院速裁庭法官助理,西北政法大学法学学士、中央民族大学法律硕士(法学)。承办的多起案件被评为全市法院化解重大矛盾纠纷案件,撰写的一篇法律文书被评为新沂法院优秀文书,连续多次被评为新沂法院办案标兵。全市法院调研积极分子,撰写的论文及案例发表于《法官之友》《徐州审判》。

 

纠纷一次性解决理念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理中的运用

——以民事责任竞合为研究视角

 

史慧

 

内容摘要: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理中,有时会遇到侵权责任与合同责任竞合的情形。本文从责任竞合的样态入手,通过分析纠纷一次性解决理念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理中的具体运用,以期法官在案件审理中树立该理念,避免隐形拒绝裁判,减少诉累,节省司法资源,真正实现案结事了。

关键词:纠纷一次性解决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民事责任竞合    

近年来,随着机动车保有量、驾驶人员数量的增加,因机动车交通事故引发的纠纷呈快速增长态势。以新沂法院为例,该院受理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数,从 2017年的711件,上升至2019年的847件,同比增长16%。如何迅速彻底地化解纠纷,成为司法实践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问题提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民事责任竞合的样态

(一)侵权人应承担事故责任,侵权人已投保,且无免赔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该条明确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交强险、商业险和侵权人的赔偿顺序,由交强险、商业险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以法定形式突破合同相对性,强制要求保险合同的一方即保险公司参与到保险合同的另一方即侵权人的侵权纠纷中,从制度设计上保障了纠纷的一次性解决。

(二)侵权人与伤者均应承担事故责任,双方均已投保,且无免赔情形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侵权人与伤者均应承担事故责任,双方均已投保,且无免赔的情形下,伤者除了可以依据侵权法律关系要求侵权人及其保险公司赔偿损失,是否还可以依据保险合同法律关系要求自己的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付?

(三) 侵权人与伤者均不应承担事故责任,双方均已投保,且无免赔情形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侵权人与伤者均不应承担事故责任,双方均已投保,且无免赔的情形下,伤者除了可以依据侵权法律关系要求侵权人及其保险公司赔偿损失,是否还可以依据保险合同法律关系要求自己的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付?

(四)机动车交通事故发生后,第三方机构为伤者垫付了医药费

机动车交通事故发生后,因第三方机构已经为伤者垫付了医药费,该机构能否突破合同的相对性,直接作为第三人参加交通事故双方的侵权案件的审理?

司法实践中,对上述第(二)(三)(四)项存在不同的认识。为了统一裁判尺度,维护司法公信力,有必要探讨上述问题的解决路径。

二、实证分析:纠纷一次性解决理念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理中的运用

(一)纠纷一次性解决的内涵

纠纷一次性解决是指“通过一次诉讼全盘解决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实现案结事了的实际效果”。“具体而言,纠纷一次性解决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其一,全部请求之合并规则,即某一当事人在向其他当事人提出请求时,应当提出与双方之间的纠纷有关的全部诉讼请求。其二,全部当事人之合并规则,对某项纠纷有请求或义务的人都应当作为本案的诉讼当事人。”从程序上看,与纠纷有关的各方均应作为当事人参与到诉讼中;从实体上看,当事人在一次诉讼中应当提出全部诉讼请求。

(二)纠纷一次性解决理念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理中的运用

1.侵权人与伤者均应承担事故责任,双方均已投保,且无免赔情形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侵权人与伤者均应承担事故责任,双方均已投保,且无免赔的情形下,伤者除了可以依据侵权法律关系要求侵权人及其保险公司赔偿损失,还可以依据保险合同法律关系要求自己的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付。如笔者处理的原告范某州与被告朱某、朱某伯、某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被告朱某驾驶小型普通客车与范某州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朱某、范某州及范某州驾驶车辆的乘车人范某京受伤,两车损坏。经公安机关认定,朱某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范某州承担事故次要责任,范某京无责任。范某州受伤后,共支出医疗费7340.94元,车损为14005.8元。某保险公司为朱某驾驶的车辆承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保险金额为100万元,附加不计免赔)。同时,某保险公司为范某州驾驶的车辆承保了不计免赔的机动车损失险、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保险金额分别为15060元、1万元。本案事故发生在保险有效期间内。笔者认为,虽然本案系因机动车交通事故产生的纠纷,但是,因范某州系在同一事故中受伤,其驾驶的车辆系在同一事故中受损,且朱某、范某州的车辆均在某保险公司处投保,为一次性彻底化解纠纷,减少诉累,节省司法资源,对于应由范某州自己承担的赔偿责任,依据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的约定,应由某保险公司在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机动车损失险限额内统一予以赔偿。

2.侵权人与伤者均不应承担事故责任,双方均已投保,且无免赔情形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侵权人与伤者均不应承担事故责任,双方均已投保,且无免赔的情形下,伤者除了可以依据侵权法律关系要求侵权人及其保险公司赔偿损失,还可以依据保险合同法律关系要求自己的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付。如笔者处理的原告黄某与被告龚某波、甲保险公司、乙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被告龚某波驾驶小型客车,因躲避张某华驾驶的小型客车,致车辆撞路边树木,龚某波驾驶的小型客车内的乘客黄某受伤。经公安机关认定,龚某波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张某华、黄某无责任。黄某受伤后,共支出医疗费5293元。乙保险公司为张某华驾驶的客车承保了交强险。甲保险公司为龚某波驾驶的客车承保了不计免赔的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保险金额为1万元/座*4座。事故发生在保险有效期间内。笔者认为,黄某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失应首先由乙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无责赔偿限额内予以赔偿,超出上述范围的损失应由甲保险公司在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3.机动车交通事故发生后,第三方机构为伤者垫付了医药费

机动车交通事故发生后,因第三方机构已经为伤者垫付了医药费,该机构突破合同的相对性,直接作为第三人参加交通事故双方的侵权案件的审理。如原告梁某某等与被告蔡某兴、张某刚、丙保险公司及第三人丁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原告梁某某等的近亲属李某兰驾驶电动三轮车,与被告蔡某兴驾驶小型轿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李某兰受伤,两车损坏。李某兰经抢救无效死亡。经公安机关认定,李某兰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蔡某兴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李某兰受伤后,共支出医疗费81188.98元(其中,丙保险公司支付10000元、丁保险公司支付39702.15元)。蔡某兴驾驶的小型轿车在丙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最高限额100万元,并投保不计免赔特约条款,该事故发生在保险有效期间内。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为一次性化解纠纷,对于丁保险公司垫付的医药费,应从丙保险公司赔偿款中直接支付。

三、兼评《合同法》第122条

《合同法》第122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具体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若侵权人与其保险公司,伤者与其保险公司存在保险合同法律关系,保险公司往往会因为不及时足额赔付保险金而成为违约方,但是保险公司的上述行为并非伤者人身、财产权益受到侵害的原因,侵权人的侵权行为系伤者人身、财产权益受到侵害的原因。故本文所述的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适用纠纷一次性解决理念,与《合同法》第122条所确立的违约责任、侵权责任择其一的理念并不冲突。

四、结语

普通百姓遭遇车祸已属不幸,法官在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过程中,应当真正树立纠纷一次性解决理念,对伤者多一些人文关怀,通过一次诉讼全盘解决因事故引发的经济纠纷,避免隐形拒绝裁判,真正实现案结事了。


 
责任编辑:新沂市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