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雇主不承认自己是雇主 摔残零工诉至法院索赔15万
  发布时间:2019-10-28 17:20:32 打印 字号: | |

李某是一名零工,平时在新沂某劳务市场等活。去年7月,李某在许某家干活时摔成10级伤残。李某要求许某承担赔偿责任,许某拒绝赔偿。李某将许某诉至法院,要求许某赔偿15万元。近日,新沂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许某承担7万余元的赔偿责任。

2018712日上午,许某开车到零工市场打算找几个人清理家中太阳能,并在三楼楼顶焊接遮阳棚。到了零工市场后,经过与何某交谈,何某、段某与李某三人决定承接该活,看完场地后再决定价钱。实地察看后,双方商定清理太阳能200元,焊接遮阳棚1400元。次日早上,许某又开车将上述三人及另外两人带至家中干活,中午提供了午餐。714日晚上,因时间太晚,许某要求停工第二天再干,但李某坚持要求干完。大约21:40左右,李某从楼顶下楼时,因人字梯侧翻,摔到隔壁二楼阳台内,致其骨盆骨折、左侧2-10根肋骨骨折。

李某受伤后,被送至新沂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计住院18天,许某垫付了3000元医疗费用。后双方因赔偿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李某起诉至新沂市人民法院,要求许某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合计149308.5元。

诉讼过程中,经原告李某申请,新沂法院委托连云港市第三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原告伤情进行鉴定,20181217日该所出具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李某于2018714日从高处坠落受伤致骨盆骨折,左侧第2-10肋骨(共9根)骨折。左侧第2-10肋骨骨折,构成拾级伤残,余伤不足以评残。休息(误工)期从伤起至评残之日止,护理期及营养期各以60日为宜

被告辩称原告受雇于何某 与自己没有雇佣关系

对于李某的赔偿请求,被告并不认可,被告代理人辩称:被告到劳务市场,一下子围上来好多人,说明来意后,何某和段某上前问话并承诺能做,但要到现场看过后议定价钱,何某、段某又带一个人到被告家看过后,何某与被告商定,清理太阳能200元,焊接遮阳棚1400元,两项共计1600元,材料由被告提供。被告出于同情心同意了何某管中午饭和接送的额外请求。从被告提供的原告妻子及何某的录音材料及证人出庭可以证实原告是何某雇佣的人员,工资由何某发放,所以,原告李某是受雇于何某,原告与被告之间没有任何雇佣关系,被告主体不适格。而且当晚原告执意天黑继续工作,因其自身行为导致的受伤,过错在于原告,对于原告损失,原告应自行承担,或由其雇主进行承担,被告不承担责任,其垫付给李某的3000元也应当予以返还。

何某证明自己与原告并非雇佣关系

根据何某证言:许某开车去市场找人干活,他们几人围上去问了情况,与许某一起到了窑湾镇,现场了解后,何某自己不会干,李某说自己能干还有工具,他们就接了这份零工。第二天许某打电话找何某,并找了另外一个人干活。晚上,何某、许某都觉得天太黑了第二天再干,李某非要当天干完。李某摔下来的时候何某在给人打下手,也没看到,何某与李某并非合作或雇佣关系,是一起在劳务市场找活,工钱平均分配。

法院认定原被告是雇佣关系

我院审理后认为,被告许某辩称活是承包给何某干的,其与何某是承揽关系,与原告并不存在雇佣关系,证人何某对此予以否认。  

根据法律规定,雇佣关系是指受雇人与雇用人约定,由受雇人在一定或者不特定的期间内,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劳务活动,雇用人支付报酬而发生的社会关系。实际生活中常见的雇佣形式有:家庭雇用保姆,私人之间的雇佣,雇请钟点工等等。而承揽关系是指定作方与承揽方约定,承揽方按照定作方地要求完成工作成果,定作方给付报酬的民事法律关系。定作方与承揽方之间地法律地位平等,承揽方应当以自己的设备、技术和劳力,完成主要工作。

本案中,工作场所由许某指定,具体工作内容由许某安排,李某等人虽然自带部分工具,但具体是以提供劳务为主,因此本案宜认定为雇佣关系。至于何某与许某之间是否是承揽关系,何某予以否认,根据庭审调查了解,证人何某只是出面与许某商谈劳务的内容及劳务报酬,并没有承揽下来又雇佣他人干活的意思表示,且其本人亦亲自参与劳务,故我院采信了何某的证言。结合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及当地劳务市场交易习惯,我院对被告的抗辩意见未予采纳。因此,许某作为被告主体是适格的。

原告对其自身损害存在过错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可见,提供劳务的一方因劳务致使自己受到损害的,适用过错责任。即根据提供劳务一方和接受劳务一方各自过错大小承担相应责任。

李某在天黑已久且不宜继续工作的条件下,仍执意要求继续工作,而在工作中又没尽到注意安全义务,致使下楼时梯子侧翻,其摔倒在隔壁阳台上受伤。其对自身的损害也存在一定的过错。根据风险利益共存原则,被告许某也应对原告损害承担一定的责任。最终,我院认定许某对李某损失承担60%的赔偿责任。

综上,原告李某在本次事故中各项损失为131492.1元。该损失应由被告许某按照60%的责任比例赔偿78895.26131492.1×60%)元。扣除被告已垫付的3000元,被告许某仍应赔偿75895.26元。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许某及时履行了判决确定的义务。

法官说法

蔡欣广法官认为,随着城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进城务工人员也越来越多,而这些人员大多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因而催生出主要以提供劳动力为生的零工市场,这种市场在城乡结合部、县城,尤为常见。零工市场就业人员本身家庭经济水平就偏低,一旦在提供劳务中受到损害,暂时或永久失去劳动能力,如得不到及时赔偿的话,其生活状况将苦不堪言。因而,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一是引导劳务人员在受到损害时及时拿起“法律武器”,增强维权意识和能力。打零工者在提供劳务过程中造成自身损害是比较常见的一种现象,而这些人法律意识淡薄,受伤后又无法寻求帮助,往往只能“自食其果”;二是引导零工市场走向规范化道路。一方面,零工人员自身缺乏安全防护意识,另一方面,接受劳务一方又不和劳工人员签订劳动合同,没有相应的保障,因此,造成打零工者成了容易“受伤”群体;三是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完善“零工市场”服务管理机制,地方可以针对当地零工市场的具体情况,尽量为务工人员提供就业指导、职业培训等免费服务。


 

 

 
责任编辑:新沂市人民法院